性侵话题,也许真的就在不远处。没记错的话,此等丑闻屡屡现身。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内容却大同小异。过去有,现在有,将来也会有。

怀着试探的甚至于无聊时勉强着自己的心情选择了这部影片。但确是愤怒无奈充斥着整部电影。我们一直都是试探着触碰这个社会,但又何时具有目的性去探究“它”的“素颜”呢。那好,既然你对它漠不关心,“它”说:“我展现给你看”。

雾津的雾很大。想起狄更斯的《雾都孤儿》,虽未来得及拜读,却也可曾如此绝望?

“它”首先给我们展现的是在雾津小镇里一个很“平凡”的聋哑学校。“正义”的校长,“可爱”的学生,“和气”的教师,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但女厕所里绝望的呐喊,破碎了校长那和善的面孔,让“正义”仅存留在了校长室里的“面不改色”的肖像上。残疾儿童身体的创伤,划伤的是儿童“出淤不染”的肌肤,撕开的也是教师的丑陋。哦,原来这就是雾津,一个“欢迎”仅出现在站牌上的“雾津”。

讲一个故事。一所聋哑学校新来了个老师,什么都不懂。年纪轻轻,英气逼人,正是最好的年华。刚毕业的小伙子,心中的正气还在。

“它”又向我们展现了那些受虐的儿童。“低贱”、“下等”似乎是他们还未出生,“它”就为他们准备好的标示牌。“残疾”这个词说出口来竞比校长室里的“肖像”还要有“规矩”。难道仅仅是因为“它”说人生而平等?别逗了,公平只是幌子,梦想本就荒唐。聋哑儿童的哭泣湿润了自己,冷漠了社会。民秀那溅在火车轮上的鲜血温热到了冰冷的车轨,释然的是嘴角上扬的微笑。

就这样普普通通,一步一步努力着吧,有一天也许我也能攀到最高层。可是,学校的氛围一直很奇怪。

在看社会上的其他民众。姜刑警、法官、黄律师在金钱与地位面前,他们甚至比聋哑学校的儿童更为“残疾”。金钱戳瞎了他们的双眼,地位使他们寸步难行。而像姜仁浩,徐幼真这些人在捍卫着自己心中那渺小的神圣。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笑,但却不得不让你肃然起敬。

展现出青春期独有的阳光微笑,跟楼梯口的两个小孩打招呼,得到的确是不理不睬甚至冷漠淡然的回应;课上的小男孩满身淤青一脸忧郁,同事朴老师热情的开导说聋哑学校的学生心理多少也有点不同不必在意;改完作业回去的路上却又听见女厕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警卫说这是那些小孩的青春期躁动无须担心;送完发展基金回办公室却见课上不言不语的小男孩又在被狂暴的殴打,朴老师说是昨夜该同学擅自离校引起其整夜忧心;窗边的小女孩望着远方一脸呆滞被新来的老师抱下去而后将其引至地下室,于是看见另一小女孩正被宿舍长抓着头发把头埋进滚动的洗衣机里面….

www68399com皇家赌场,也许“它”的目的达到了。我们的确认识了“它”,这个我们身处在炼狱似的熔炉。但总有人会执迷不悟的站出来并理直气壮的说:“《熔炉》是韩国的,‘它’也只有韩国存在”。这种人甚至于为韩国悲悯,为所谓的“韩国的《熔炉》”感伤。却想不到“天朝”的熔炉还在被群众漠视而看成火星,被权利者掩盖而像极了灰烬。也许你只是被那火星触碰,反射性的抽缩了一下手;被灰烬沾染,嫌弃的拍了拍衣角上的灰尘。

而后才知道,原来这三个小孩均为身世悲惨之辈。也因此经常被校长他们拉去做猥亵之事。小小的身体还没发育完成,却一次又一次的备受摧残。

有人会说那“它”都这么的不堪,你还在挣扎什么。我只想说“奋起反抗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改变我们”。

一直平静的看完这个故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霜冷长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直到在法庭外姜老师被打了一巴掌且被吐了一口唾沫才心潮反复。要是我,一定加倍还回去——一瞬间气愤不已:空虚的妻子,而等败类老公做出此等苟且,你又有何脸面扇我?不过姜老师只是淡淡一笑。忽然又有所释然——无知的人,我唾弃你的坟墓。微笑是最好的保护剂,不愠不火的高姿态终将折射出你卑贱无比的丑陋面目。

直到老母亲颤颤巍巍的跑来,要其做好本分即可,其他不要操心。“这个孩子比你亲生孩子还重要么?”“若我放弃,又该如何做好一个爸爸的角色?”(大意如此)从小就被教导自扫门前雪,盲目的家庭教育与年迈的父母始终是胸中另有一番天地的子女心中最大的殇。这一次,姜老师不想妥协。

直到小孩的外婆接受了那笔私了的金钱。冰冷的阳光映射着死气沉沉的贫民区,家里摆设一目了然。不远处的老妇人一脸悲伤,后面是重病的儿子。贫穷是跟随已久的绝症。这种情况下,已再没有心力去关心人权。

直到最后的宣判结果出来。恶人终究逃过一劫,世间正义又何在?法庭在极尽所能的欢呼与歇斯底里的哭喊中乱成一团。一张冰冷而无力开始怀疑之前所受过的种种正统教育。也许,一切都是虚无。权利与金钱才是命运与现世的主宰。在雾津如此,雾津之外也是如此吧。

直到小男孩悲壮的与那个曾带给他无数创伤甚至在最后一刻还想继续对他进行侮辱的衣冠禽兽同归于尽,只留下后来赶过来的两位叔叔阿姨的心碎不已与火车急煞时的悲鸣。

直到自以为维护治安的上级对示威的残疾人进行镇压,而后大伙儿忽然奋起向开来的法官之车疯狂的扔臭鸡蛋,以及姜老师捧着灵位大声向世人宣告死者的名字之时。

直到最后一幕,欢迎来到白色雾津。

本来想着如果多点这样的电影,也许能多多鞭策某些所谓的“人”,世界也许有天真的会大同。后来才觉得病入膏肓的人太多,许是等不到那天了——也许我们在落泪的同时,有些“人”只是哈哈一笑。多趣味啊这事,权利岂是你想倒,想倒就能倒。

不如,看看那些美好的剧情去。就这样,一直活在梦中到老也不错。

有一天真的躲不掉的贫穷找上门来,且与它共同毁灭吧。因为那时,梦已经醒了。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