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樯:萧红被人说成“作”是一种倒退。

在弗洛伊德对于电影的论述中,他认为电影是一场白日梦。观众来到漆黑的影院,伴随着镜头的推移置身于电影之中,与电影角色之间进行置换,与电影中人物的命运同喜同悲,等到电影结束灯光亮起,会发现自己有点不清醒,仿佛做了一场白日梦。要达到这种效果,导演在拍摄中往往会隐藏镜头的存在,以观众的视角去“造梦”。所以,演员直接面对镜头说话是十分突兀的,因为这在提醒观众这并不是梦。就像电影《楚门的世界》中,当楚门发现自己的一生都生活在镜头之下,生活在无意识的被安排之中,如梦初醒,当初的一切都显得十分的不自然,逃离成为唯一的选择。
《黄金时代》中几乎所有的角色,包括贯穿始终的汤唯饰演的萧红本身,都在直面镜头,直面观众陈述,仿佛再客观的陈述一个她人的故事。导演的目的不是让观众深入其中的感同身受,而是客观的去审视。对于剧中的人物,引自文学作品的台词,没有一定的文学功底或者事先补课的观众是很难接受的,包括近乎3个小时的片长。因此,《黄金时代》票房的惨淡是可想而知,这部纪录片式的电影因此没有受到院线和观众的青睐,院线排片量和观众的观影人次远远不能比拟在在国庆前后同时上映的《心花路放》。
从中我可以窥探出许鞍华对于这部电影的定位:因萧红而生的文艺片,这部《黄金时代》生来即文艺。
许鞍华谈到,萧红和丁玲,是她最想拍摄的两个人物。尤其是萧红的故事,曾经酝酿了20年。从2006年开始许鞍华和编剧李樯就开始进入找投资和剧本创作期。对于这部生来即文艺的电影,幸而得到一些青睐。搜寻一些资料得知,参演电影的演员入这个摄制组,都是奔着同一个目标——对导演许鞍华的崇拜。几位演员都算大腕儿,汤唯,冯绍峰,王志文,郝蕾,袁泉,冯雷,沙溢等,身为行内人,他们懂得文艺片的不容易,每个人都主动要求降低片酬。所有演员在一起,一共收了370万片酬,其中,冯绍峰更是分文未取。许鞍华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和编剧李樯一起找投资,一次次的失败而归,最后星美电影公司的老板覃宏接受了。影片上映版本为2小时57分,对于影院排片提出挑战。覃宏选择尊重导演的意图,并不强求为了发行而修改影片。他承认在当下中国电影市场投资《黄金时代》这样的电影有风险,但难得碰上这样一部好电影,即使做一回土豪也心甘情愿。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文化的繁荣在于其多样性,电影亦是如此。审视现在的电影,好莱坞大片依赖视觉冲击而显得千篇一律,国内的电影为争取票房而不断的取悦观众,电影的艺术属性正一步步的被商业属性所吞噬。电影也正在走向同质化的道路上,电影作为第七门艺术的魅力正发生着变异,《黄金时代》正是以这种不妥协的姿态出现,才显得更加珍贵。心存感激,至少还有那些愿意为艺术而奉献的人们。

萧红;史料;电影;观众;鲁迅

导读: 《黄金时代》没有迎来票房上的“黄金时代”。

北京暮秋一间幽暗的咖啡馆里,采访一开始,提起票房的问题,李樯笑着轻轻摇摇头,想必更深体会了当年萧红写给萧军那封信中“黄金时代”复杂反讽的况味。

8000万元投入,票房仅4000多万。但是,由电影引发的话题仍在继续。票房的冷与舆论的热形成很大的反差,这也是《黄金时代》给人强烈的印象之一。面对批评者的褒贬,作为编剧的李樯,坦率地作了回应。

随着电影《黄金时代》剧本的上市,一些电影中限于篇幅没有展现的细节也首次披露,给讨论这部电影提供了更完整的文本。

给的不具体观众会迷惘

北青报:有关《黄金时代》的讨论仍然在继续发酵,但票房的落差,对创作者的打击是不是挺大的?

李樯:那倒没有。我们有料到这个片子不会好卖,现在银幕块数这么多,但不见得文艺片就会占到什么便宜。

北青报:这对未来文艺片的投资是不是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李樯:或许有一定的影响吧。因为这次所有的投资方都盯着这一个案例,如果它赢了,就会有很多人跟风投进来,如果惨了,本来就很多投资人排斥艺术片,以后就更没有了。

北青报:3小时的片长院线排片会很吃亏,为什么不剪到更合国情的长度?

李樯:我们当然知道,但你不能因为这样电影就不探索了吧?如果这样,电影最终就会全是快餐。首日的排片量7%,后来不到2%,院线觉得艺术片就是不要排,很多院线根本就没有。美国有艺术院线,一直放,放半年,就像一个图书馆,可以看到所有的经典电影,那样可以回收,莫扎特的唱片可能卖不过普通的音乐,但是你去书店和音像店,古典音乐永远在那里卖,那是一个长销的东西。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