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Nino角色给我的感觉都是唯唯诺诺,不干不脆,但第一次看到一平,还是被郁闷到了。
也许一平的唯唯诺诺和不干不脆是我见过有关nino角色最严重的那类吧。一个十多年前当红的艺妓,如今酒吧老板娘的母亲,父不详,在乡下小渔村出生,来到有乐坂当了7年见习厨师。虽说这个地方对这样的事,单亲妈妈啊酒色人生之类的接受度很高,但一平似乎遭遇过不少冷言冷语,他的性格也很温吞。

现在想来,让我真正意义上掉进这个名叫二宫和也的大坑的,应该还是《拝啓、父上樣》。虽然之前也看过这位同学的其他作品,但最多只是感叹,啊,演得真不错。是《拝啓》第一次让我对身为役者的他肃然起敬。那些矛盾冲突明显的戏份可以靠爆发力和基本功撑过,很多合格的演员都做得到。可是《拝啓》里的一平是如此微妙的存在,就像串起项链的线,咋看之下都无足轻重到毫不显眼,事实上却绝非可有可无。所以担当一平这样的角色就好象在刀刃上行走,偏一分都不行。演过了就喧宾夺主,演轻了就缺少必要的存在感,而他却拿捏得恰到好处,浑然天成,仿佛他原本就是那个每日清晨踏过神乐坂石阶的料亭小师傅。可偏偏一平这个角色和他本人一点都不像,甚至可能是所有他演绎过的人物中离他本真性格最远的之一。所以,知道这位同学的事越多,我就越是觉得,能把一平演成这样,真是不容易呢。

《敬启父亲大人》是最贴近我目前现实的片子。很怀念的过去的筑地的风景映入眼底时,我甚至能分辨出它的方位和场景。看到nino在那样的人群中抱着竹篮穿梭,小身板,朴实的脸,昨晚节目里他犀利的吐槽和时尚又浮出脑海……我知道这个人是田原一平,但我总会意识那是二宫和也。

仓本聪爷爷在力邀二宫和也同学参演《拝啓》的时候甩下了“这个角色除了你没人能演”这样的狠话。的确,无论是那张引人怀旧的昭和时代的面孔,还是那看似不经雕琢却处处用心的质朴演技,在他的同辈中,我都想不出第二人。当然还有他那极其适合念白的声音,要是《拝啓》没有了一平的旁白,不知道要失掉多少颜色。我最喜欢的旁白大概有两段,一处在全剧最开始,一处是除夕夜新年钟声敲响时的那段。有意思的是,这两段都是空镜头,没有什么情节,有的只是镜头扫过神乐坂的风物景致,仓本聪爷爷散文诗般的台词,以及二宫和也那可以让全世界瞬间安静下来的声音。有时想想真是很感激这位同学,多亏了他的演绎才成全了这部至今为止我最喜欢的日剧。全剧里爱不释手的段落有很多,最近经常想起的段落是一平被苹果女孩邀请去镰仓约会,回到坂下厨房后那掩饰不住的兴奋。常日里的一平是厨房中最安静的一个,现在却因为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邀请而变得像小孩一样雀跃,这带着克制的对比却有着巨大的感染力,让看到这段的我忍不住跟着欢喜起来。还有就是一平偷偷跑去苹果女孩打工的面包房,边看着她忙碌的身影边在心里想:是不是人在认真工作的时候都是那么好看。每次看到这里,我都很想跟故事中的这个男生说,你不知道,其实你在坂下厨房前前后后那一低头的安静与专注,也是美好到叫别人无法移开视线的风景。

或许,我在不同的片子中意识的是他们原本的形态。那样说又不太正确了,原本也只是在电视节目和访谈中会出现的,属于岚的姿态。不论是翔少还是nino,都是如此。

补一段早些时候在别处写的评论。

这部让我精进日语真是再好不过,也许我希望的就是这样的片子吧,笑。

最近又在复习《拜启》
。其实也算不上是复习,不知道该看什么的时候,就随手抓一集来看,反正怎么看都看不腻。

其他的….大白….多年前他在片子里公然春梦调戏nino,多年后他地下室囚禁了少爷。大白你这变化可真大,我几乎瞠目结舌话也说不出。这么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留着俗不可耐的平头,几年后居然有型又腹黑,不是节目现场导演就是高智商犯罪策划人,结果一回头……他居然有这样的黑历史,让人怎能不惊愕。

剧中有很多桥段都是透着巧心思的,比如第一集里男主与一见钟情的女生初见面的场景:女生抱着一箱苹果路过,箱子破了,苹果洒一地,目睹此幕的男主挺身而出,帮捡苹果。说到底是俗套的“女生落难,男生出手相救”的设定,场地也是市井小巷,但偏偏就被拍得很诗意。夕阳下苹果顺着阶梯滚落,少女失措的表情,真是美。两人不言不语捡苹果,经镜头一慢放,居然看得我有些心动。《拜启》的编剧是我极其敬爱的脚本家仓本聪爷爷。当时我就想,老爷子一把年纪了,还能写出那么具有少年情怀的片段,不知道这几十年来是呼吸着什么样的空气度过的。

扯远了。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我不止一次在日志里写过这部电视剧,怎么写都无法完全表达我对它的喜爱。豆瓣上关于这部剧的评论质量都很高,把我想说的基本上都说了。仓本聪爷爷的“富良野三部曲”
虽然也是佳作,但因为是关于“死亡”,“归宿”,“救赎”这类过于宏大的主题,所以有时写得太用力,观众难免看着累。而《拜启》写的是东京的老街区,是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熟悉的家乡,所以笔头也就轻快起来。一个老料亭前前后后一大溜人马,无论主次,经他左一点右一带,各个都鲜活出彩。远看,从头到尾都波澜不惊;近看,每一场戏都颇有嚼头。你要我说这故事是讲什么的,我也说不清,反正就是些家长里短的琐事,小人物们的小心思和小牢骚。没有夺人眼球的设定,丝毫不妨碍我看得津津有味。这样的剧是很见编剧功力的,好比你给人家一杯白开水,人家却硬生生地给你整出了茶香。

这是一个怀旧的东京旧街区为时代潮流所推进,改头换面的故事。
人总是爱怀旧,跟不上时代的老古董们怀念着过往的岁月,熟悉的街道人情世故,不熟悉的年轻人的嚣狂与低俗。
时代在改变,然而很多很美好的东西也跟着被破坏。这片子总让我想起现在的日本,那些年轻人,还有一些逝去的美丽。
总归是让人遗憾的事。

虽然田原一平是这样的人,但我还是逐渐爱上了二宫和也,他像一个魔法师,让人乐于沉溺他的演出。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